您當前位置: 人文 >> 民俗風情
“奕車”女性服飾的文化密碼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20-01-10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0 ]

“奕車”是哈尼族的一個支系,聚居在紅河南岸大羊街、浪堤、車古一帶,人口近三萬,因在戰爭中分支時其率眾先祖之名“奕車”而得名。在哈尼族異彩紛呈的女性服飾中,當推奕車支系的服飾款型最具特色。

系于腰間的銀飾,多以魚、螺螄和鳥類常見。既是農耕文明的重要特征,又是生命起源與生殖崇拜的具象之物。
系于腰間的銀飾,多以魚、螺螄和鳥類常見。既是農耕文明的重要特征,又是生命起源與生殖崇拜的具象之物。

一套奕車婦女傳統服飾,包括一頂白色尖頂軟布帽、一件黑色無領斜襟交叉系帶半袖九層衣、一件無領無扣黑色內褂、一條緊身黑色超短褲。逢節日喜慶還要系上自織彩色腰帶,并披掛一身叮當作響的銀飾。奕車服飾引人注目之處不僅在于款型獨特,更在于頭飾、上衣、下裝攜帶豐富的文化信息,記錄了奕車人的戰爭、遷徙以及開山造田的艱難歷史。

傳說哈尼族與其他民族戰敗南逃時,奕車人走在最后。他們邊走邊戰,進入哀牢山時,衣褲被荊棘撕扯得不成樣子。男人們把衣服集中給了女人和孩子,自己用獸皮和樹葉遮羞避寒。終于,奕車人度過了艱難歲月,建立了自己的家園。為感謝男人的慷慨無私,婦女只穿短小的褲子,而把布料盡量給男人穿用。另一個傳說是,戰敗的奕車王子突圍時,褲子掛破了,只剩下短短一截遮住下身。天神“摩咪”降下三頂潔白的尖頂布巾,奕車王子戴上后隱入白色花叢,躲過了追兵。后來,奕車王子與救他的山羚女結婚,生了三男三女。山羚女讓長大成人的兒女穿戴上尖頂白布巾和短褲,去各地安家立業。兩則傳說內容不一,但都以戰爭和遷徙為背景,短褲和尖頂帽都是對戰爭歷史的緬懷和記錄。

姑娘服裝上的銀飾。魚和田螺的造型醒目,奕車人對“魚”懷有特殊的情感,這與廣為流傳的“神魚生萬物”的創世神話有密切關聯。
姑娘服裝上的銀飾。魚和田螺的造型醒目,奕車人對“魚”懷有特殊的情感,這與廣為流傳的“神魚生萬物”的創世神話有密切關聯。

奕車女子大腿畢露的超短褲裝,體現出她們的衣裝對哀牢山自然環境與梯田農業的適應性,一是在山高谷深的自然環境中,上坡下坡行走方便,二是便于梯田的生產勞動。同時,還反映出奕車人以健康為美、以勞動為美的審美觀念。過去,奕車少女先將頭發編成12條辮子盤繞于頭頂,再戴上尖頂白布帽,這一習俗也是對戰爭的紀念。相傳,奕車曾被強大部落圍困,面臨滅族之災,首領奕車拔劍起誓,若能突圍成功愿世代給天神當牛做馬;之后,率眾沿元江東南分十二條道沖出險區,幾經輾轉遷徙至紅河南岸的孟子轟都山下定居,為紀念突圍的經歷并遵守誓言,奕車人便有了女子編12條辮子的習俗。

一位著傳統服飾的青年婦女。奕車人以多衣為榮、為美,這種設計從袖口和下擺處可以看出,衣服件與件之間層層相間,臺臺相疊,正是對梯田形象的描摹。
一位著傳統服飾的青年婦女。奕車人以多衣為榮、為美,這種設計從袖口和下擺處可以看出,衣服件與件之間層層相間,臺臺相疊,正是對梯田形象的描摹。

從大量傳說可知,奕車人的祖先曾居于元江。據奕車家譜計算,奕車傳到今日為37代,可推知傳說中迫使奕車南逃的戰爭大約發生在740年前,這正是元朝進入云南開疆拓土的時間。史載哈尼族曾在元江建立地方政權“羅槃國”,一度強硬抵抗元朝軍隊,后終被招降。元趙子元撰《賽平章德政碑》說:“至元十二年(1275年)冬,羅槃甸蠻……據險恃愚,屢逆使命,公乃徂征。傳于城下,我師四周,數日城果下……以西余城和泥(哈尼)諸部,望風曲滕!鞭溶嚺拥姆椏钚椭须[約記錄了這段戰敗顛沛的歷史。

奕車女子的褲帶,有一個與洪水有關的傳說。她們在短褲的褲腰處前后釘有四股麻繩作褲帶。據說,遙遠的洪荒年代,天地間經常洪水泛濫。天神“摩咪”為了拯救人類,便用四股繩子系住天庭四角,從此天庭牢固,洪水不再泛濫。于是奕車女子在褲腰處釘上四股細繩,象征天神用以系住天庭四角的四股繩子。

堵波村的兩位婦女在大地舞臺上起舞。堵波村距大羊街鄉政府8公里,是有名的旅游勝地櫻花谷。
堵波村的兩位婦女在大地舞臺上起舞。堵波村距大羊街鄉政府8公里,是有名的旅游勝地櫻花谷。

梯田是哈尼族在與異族爭奪生存空間失敗之后退居元江、紅河流域,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杰出作品!缎U書》記載“蠻治山田殊為精好”。從唐朝見諸記載至今,哈尼人傾注了生命和情感在紅河兩岸“雕刻”出數以萬畝計的連綿田山。梯田是哈尼的命根子,而水又是梯田的命根子。洪水之災以及治洪成功,對以梯田為生的哈尼人來說,都是驚心動魄的大事,可記可錄。于是,十二條辮子以及褲腰上的帶子,作為一組特別的符號,記錄了治洪成功的歷史以及永鎮水患的愿望。

另外,奕車婦女的多層衣為多件同樣的衣服釘在一起,內褂正擺下釘有數道青藍色相間的假邊,也表示多衣。每逢喜慶節日,奕車婦女競相比試,穿內褂一件、中衣七件、外衣七件,總共十五件之多。十五件上衣內長外短,逐層遞減,青藍相間,層次分明,色彩協調,反映了奕車人以多衣為榮、為美的觀念;另一方面,衣服件與件之間在其邊沿部分層層相間、臺臺相疊,正是對梯田形象的描摹。

在一處名叫“姑娘街”的廣場平地翩翩起舞的奕車姑娘。
在一處名叫“姑娘街”的廣場平地翩翩起舞的奕車姑娘。

奕車姑娘盛裝上的銀飾格外引人注目,一般在腰帶前方釘數枚銀幣,腰側掛數顆銀螺,最普遍的是銀雙魚須墜,以銀鏈或絲線掛于頸上,左右兩組呈扇形垂掛于胸前。第一重墜飾是一只大銀魚,第二重墜飾是一排小銀魚或銀鈴,最下面是許多小銀鈴或銀幣;一位奕車姑娘的銀墜中竟有大大小小二十四尾“魚”,很顯然,奕車人對“魚”懷有特殊的情感。這與哈尼族地區廣為流傳的“神魚生萬物”的創世神話有密切關聯。

創世史詩《俄色密色》唱道:“遠古的時候沒有天/遠古的時候沒有地/沒有天不會在/沒有地不會過/世上最大的是水里的魚/水里最大的魚來把天造/抖開右翅做了天/水里最大的魚來把地造/抖開左翅做了地/遠古的先祖是這樣傳……”傳說告訴我們,天地乃神奇的大魚所創造。作為哈尼族心目中萬物源出的“金魚娘”,理所應當受到族人的頂禮膜拜。所以,歷經千百年歷史長河的沖刷和淘洗,“魚”依然熠熠閃亮,在哈尼族女性的頸首與胸腰,追述著古老的神話。甚至有學者認為“如果說哈尼族有圖騰崇拜,那么他們崇拜的圖騰是魚等水族動物,而不是老虎等野獸!笨梢哉f,服飾中的“魚”是哈尼女子對神魚創世的歌頌,對民族文化起源的一種記錄。

這位姑娘穿戴的銀飾格外引人注目,這就是標準的奕車新娘服飾;舊時上好的篾帽出自墨江。
這位姑娘穿戴的銀飾格外引人注目,這就是標準的奕車新娘服飾;舊時上好的篾帽出自墨江。

奕車新婚女子,通常是用一種精制的獨特篾帽向路人表明自己的身份,精心裝飾的篾帽成了新娘的標志物。據說,上好的篾帽出自墨江一帶,選材精良、工藝精湛,墨江篾帽一度成為財富和時尚的象征,進而成為新娘的特殊飾物。富貴人家甚至用金銀裝飾帽箍,以銀鏈或手編彩帶作為帽帶。這樣,篾帽不僅是新娘的標志,同時也寄寓新娘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奕車女子傳統服飾后視圖。頭上戴的白布尖頂軟帽是重要標志,后面燕尾邊沿用彩色絲線刺繡了精美花紋。
奕車女子傳統服飾后視圖。頭上戴的白布尖頂軟帽是重要標志,后面燕尾邊沿用彩色絲線刺繡了精美花紋。

值得關注的是,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 傳統服飾的刺繡工藝逐漸失傳,新一代奕車女子已經不擅織布、刺繡、挑花的傳統服飾制作。出生在紅河州紅河縣大羊街鄉妥賒村委會海當村的著名哈尼文化學者毛佑全先生研究認為,奕車女子按其傳統,終生赤足,至壽終正寢時,兒孫們才給她們穿上勾頭繡花鞋和長褲,以便認祖歸宗;奕車人下穿緊身短褲,大腿上端以下全部裸露,無論夏暑冬寒,下田栽秧鋤禾,還是數九寒天進入深山老林砍柴割草,從不著長褲。

妥垤瑪依花綻放的孟子轟都山上,森林茂密,風景優美,是姑娘小伙醞釀愛情的首選之地,每年“姑娘節”都有萬余人在此聚會。
妥垤瑪依花綻放的孟子轟都山上,森林茂密,風景優美,是姑娘小伙醞釀愛情的首選之地,每年“姑娘節”都有萬余人在此聚會。

20世紀80年代后期,奕車女子傳統衣著發生了重大變革,多數女子已經將下著的緊身短褲改穿西式長褲,內褂改穿市場上購買的針織汗衫。但外衣、襯衣和白帽依然如故。到了20世紀90年代后期,奕車女子的衣著幾乎徹底改變,除了頭頂白帽外,上下衣褲均改穿漢裝,青年女性開始戴胸罩,并在農閑、節慶、趕街、探親時上著西裝,下穿西褲,腳穿高跟皮鞋或者旅游鞋。

傳統奕車女子服飾是祖先留給我們的一份寶貴文化遺產。

(羅涵  文/圖)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